您當前的位置 :中國婁底網 >> 資訊

曾經樂視網有多么輝煌,如今樂視網就有多么落寞

來源: 2020-07-07 04:02:42 閱讀:-
曾經樂視網有多么輝煌,如今樂視網就有多么落寞

作者:龔進輝

盡管2年前喜提騰訊、京東、蘇寧體育、TCL等公司投資,但樂視網依舊深陷泥潭,經營狀況沒有絲毫向好的跡象。自2019年5月13日起,樂視網因2018年年末經審計的凈資產為負值而暫停上市,盡管一直在努力自救,但扭轉困局仍較為吃力。

截至2019年末,樂視網違規對樂視體育擔保案,已有樂視體育18方投資人提起仲裁,其中出具結果的15起仲裁均為樂視網敗訴,使得樂視網預計有巨額經濟損失,導致2019年虧損高達112.82億元。在已暫停上市的大背景下,樂視網在視為關鍵年的2019年仍巨額虧損,存在被深圳交易所終止上市的風險,令人唏噓不已。

眾所周知,樂視網是賈躍亭在2004年創辦的昔日明星企業,在盜版橫行的年代大肆購買版權,并在版權時代來臨后,通過轉讓和出售版權賺得第一桶金,也是最大的一桶,成為當時視頻行業為數不多實現盈利的玩家,并在2010年8月成功登陸創業板。

上市之后,彈藥充足的樂視網并不滿足于停留在視頻網站,而是擁有更大的野心,開始全力打造賈躍亭心中的生態夢,先后布局電視、體育、汽車、手機、金融等七大生態,并勾勒出生態化反的美麗藍圖。燒錢、粗放式發展成為關鍵詞,生態協同并不盡如人意,這對于樂視網的資金實力無疑是個巨大考驗。

盡管樂視網在上市后獲得近200億元巨額融資,并從各方籌集近725億元資金,也難以持續維系樂視生態的正常運轉,樂視網從一個小而美的盈利公司,逐漸變成了一個臃腫肥胖、千瘡百孔的爛攤子。

在我看來,所謂的七大生態,不過是一場虛假繁榮,一旦資金斷供,便很容易像大廈失去承重墻一樣轟然倒塌。2016年11月,樂視生態資金鏈危機全面爆發,而此次危機導火索正是賈躍亭寄予厚望、賣一臺虧一臺的樂視手機,因拖欠供應商巨額貨款而成為眾矢之的,也無形中戳破了樂視生態虛假繁榮的泡沫,樂視生態的凄慘現狀徹底臺面化,生態化反成為行業笑柄。

回頭來看,2016年11月成為樂視網由盛轉衰的重要轉折點,樂視手機的頹勢一并連累了其他生態,并迅速傳導到整個樂視生態。2017年7月,債務纏身的樂視網遭遇銀行集中擠兌,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而身為創始人的賈躍亭卻在此時撒手不管,選擇赴美造車,只開出一張名為“盡責到底”的空頭支票。

曾經樂視網有多么輝煌,如今樂視網就有多么落寞

沒過多久,融創掌門人孫宏斌接替賈躍亭擔任樂視網董事長,他接手之初可謂意氣風發,打算大干一場,“以前我總說我的人生沒有遺憾了,但在投資樂視之后,如果不把這個公司搞好,我這輩子就真的有遺憾了。”不過,短短半年后,孫宏斌便向殘酷的現實低頭,辭任樂視網董事長,并承認自己投資樂視網徹徹底底失敗,無奈地感慨稱“人有時候要敢叫日月換新天,有時候也要愿賭服輸”。

此后,樂視網一落千丈,業務絲毫不見起色,茍延殘喘地活著,完全看不到希望。不得不說,曾經樂視網有多么輝煌,如今樂視網就有多么落寞,作為昔日創業板“一哥”,樂視網早已跌落神壇。

輿論普遍認為,樂視網成也賈躍亭敗也賈躍亭。他的超前眼光和驚人魄力,使樂視網在視頻版權大戰中搶占先機,實現盈利后登陸創業板,為下一步擴張儲備充足彈藥。不過,當賈躍亭的超前眼光和驚人魄力用在不恰當之處并偏執地堅持不懈,那簡直是場巨大災難。

遺憾的是,他對樂視生態深信不疑,甚至有點近乎著魔的迷之自信,破釜沉舟、孤注一擲地發展樂視生態,不惜賭上個人身家和信譽。但由于樂視生態商業模式天然存在缺陷,加上團隊管理、風險控制跟不上快速擴張,到頭來還是免不了走向失敗,燒再多錢也燃不起他的生態夢。

事實證明,離開影視領域的樂視網,什么也不是,除了靠硬件負利策略闖出點名堂的超級電視,其他領域的表現基本乏善可陳,最終落得個里外不是人的凄慘下場,高管和員工大量流失、留下巨大的財務窟漏、合作伙伴也心灰意冷。

值得注意的是,當樂視生態危機蔓延后,除了抨擊樂視手機這顆老鼠屎,也有人將矛頭直指樂視汽車,認為其是拖垮整個樂視生態的罪魁禍首。要知道,汽車屬于技術密集、資金密集型產業,而這兩方面都是樂視短板,與樂視主業關聯性不強。

不過,賈躍亭并不以為然。2017年3月,他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汽車產業的四大趨勢是電動化、智能化、互聯網化、共享化,而后三化全是樂視優勢。至于電動技術,可通過吸引全球頂級專家團隊來補足,樂視經過3年努力,已擁有變革傳統汽車產業所需要的全部核心技術。另外,賈躍亭認為資金問題反而是最容易解決的,樂視汽車生態已獲得很多真正的前瞻性投資者關注。

“我相信,未來,當汽車和互聯網融為一體時,將會出現超越蘋果的公司,而樂視最有可能成為那家公司。”他自信地說道。話說,彼時樂視生態已命懸一線,賈躍亭竟然還做著樂視汽車超越蘋果的春秋大夢,也真夠諷刺的。9個月后,樂視汽車與FF合并,樂視汽車員工并入FF中國,賈躍亭工作重心也轉向FF,親任FF全球CEO。

時至今日,FF首款量產車型FF91屢次跳票,“距離量產只有一步之遙”的口號喊了很久但不見落實,短期問世無望坐實了外界對其PPT造車的質疑。在融資遲遲不到位的情況下能活多久是個未知數,還信誓旦旦地想和蘋果一較高下,簡直是對兢兢業業地用產品創造社會價值的蘋果的一種巨大侮辱。

曾經樂視網有多么輝煌,如今樂視網就有多么落寞

事實上,樂視生態危機浮上臺面后,賈躍亭仍不改吹牛臭毛病并不止這一回。2017年1月,他喜提山西老鄉孫宏斌150億元融資,仿佛看到了樂視生態轉危為安的希望,于是又忍不住開啟吹牛模式,“長期來講我們非常有信心讓樂視成為在中國上市的第一個千億美金市值的民營企業之一”、“(股價)什么時候過100,一方面我們自身的努力,我們業務肯定會進入爆發期,對上市公司來講。另外股價能否快速達到100元,希望的是所有人齊心協力”。

且不說賈躍亭在放出這番豪言半年后灰溜溜地出逃,打著實現變革百年汽車產業的旗號而赴美造車,即便其留下來收拾樂視網這個爛攤子,也未必能重振雄風,恢復到深耕影視行業時的發展水平,實現千億美元市值、股價破百那想都別想,簡直是癡人說夢。

不出外界所料,賈躍亭被殘酷的現實狠狠打臉。2019年5月13日暫停上市前一個交易日,樂視網股價跌至1.69元,市值僅剩下67.42億元,與當初他定下的頗具野心的目標相差甚遠。更悲哀的是,樂視網在內憂外患之下,處境不惡化就算不錯,翻身基本無望,形同涼涼。

依稀記得當初賈躍亭高喊出“讓我們一起為夢想窒息”,我認為,這更像是他以夢想之名或感召或裹挾樂視網員工、股東、合作伙伴,一起來幫助他實現自己那個虛無縹緲的生態夢,一意孤行、蒙眼狂奔只感動賈躍亭個人,也將樂視網推向萬劫不復之地,而這場集體追夢運動終究有夢醒時分。

當夢想窒息那一刻來臨時,出于對自身利益的保護,賈躍亭也顧不上吃相難看,不僅果斷舍棄那些追夢同行人,獨自“遠走高飛”,還將自己一手創辦的樂視網拋在腦后,甚至不顧罵名成為其頹勢盡顯的最大元兇。

種種跡象表明,賈躍亭費勁心思極力包裝的夢想,本質上是一場貪婪者的游戲,忽視自身能力,不惜一切代價,盲目追求不切實際的目標,最終導致樂視生態淪為一個曇花一現的傳說,也是一個典型的創業反面教材。

或許,樂視生態大敗局,從2012年決定做超級電視那一刻就已冥冥中注定,這種錯誤的堅持并不值得同情。而賈躍亭不僅玷污了“夢想”一詞,也被夢想本身毀了自己,老賴、吹牛、下周回國、PPT造車等負面標簽注定無法輕易撕掉。

推薦閱讀:內蒙古在線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 江苏11选五基本走势彩经网 上证指数是什么意思 山西快乐十分中奖规则奖金 快乐8平台注册账号 安徽快3app 天津十一选五爱彩乐 三分pk拾走势图 电视股票推荐 天津快乐10分预测 股票配资在线找选卓信宝配资 内蒙快三手机看走势图 内蒙古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浙江20选5开奖结果24号 手机娱乐场网址 15选5任7技巧 电脑版炒股软件哪个好